新闻中心
一年前刚被沽空 安踏体育又遭老牌“杀手”狙击
发布时间:2019-08-16

  据记者了解,安踏体育并不是第一次被唱空。去年6月,沽空机构GMT Research也曾将枪口指向安踏体育,并提出五大方面问题,包括营业利润率过高、现金或预付账款等存在大量异常、为配合收入虚增衍生了大量现金流、存货相对于收入比例过低以及预付账款相对于存货比例过高等。该机构对安踏的最终评级是卖出,并将股价下调至10港元/股。

  市场力挺安踏体育

  去年年初,Soren Aandahl独立成立了“杀人鲸”,并拿箱包巨头新秀丽“开刀”。此后,新秀丽遭遇噩梦般的一年,时任首席执行官Ramesh Tainwala引咎辞职,集团股价不但跌破17.95港元,更是连续创下今年新低。5月31日,该股最低报16.10港元。

  不过,在今年2月底的业绩会上,丁世忠表示,股息率下降主要因收购,在收购完成后,若未来业务、利润或现金流有所改善,派息比率将超过30%。

  此次安踏体育被做空,虽股价最后有所提升,但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那么,狙击安踏体育的“杀人鲸”究竟是何方神圣?公开资料显示,Soren Aandahl是沽空机构中的传奇人物,他与拍档Matthew Wiechert创立的Glaucus公司曾对近30家环球企业出手,据Soren Aandahl透露,其中只有四家的股价回升至被沽空前水平,七家已被除牌或价值归零,媒体戏称其“致死率”高达87%。

  除了关联方,安踏体育也获得了国泰君安国际的力挺。其中,国泰君安国际称相信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维持对安踏体育的推荐,建议投资者可以逢低买入、长期持有。

  针对“杀人鲸”的质疑,5月31日,安踏体育连发两条公告,其中之一为澄清公告。在公告中,安踏体育表示,董事会强烈否认报道中的有关猜测,认为有关猜测并不准确并具有误导性。安踏体育表示,公司保留对“杀人鲸”或对相关指控负责人士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另外,上述人士认为,很多运动品牌都将中国作为业绩增长点,说明行业内看好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斐乐的业绩是有购买力支撑的。仅凭几个国家的数据进行推导对比而不仔细了解国内消费特点,得出的结论无法令人信服,股价的上涨也说明了市场对安踏体育充满信心。

  不过,在这一沽空报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并未遭遇明显影响,并在之后一路高升,屡创新高。

  “杀人鲸”表示,斐乐在中国内地的收入并不透明。目前斐乐在中国内地基本以直营店为主,占比高达80%。Soren Aandahl以斐乐在韩国批发渠道收入为依据,推导得出斐乐在内地的收入约为51.16亿元,较安踏此前给出的87亿元高出了41%,由此认定安踏体育夸大了斐乐在内地市场的收入。

   Soren Aandahl还认为,斐乐在中国内地的单店收入明显高于其在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单店收入。2018财年斐乐内地单店收入约为630万元,超出台湾地区134%、韩国地区29%。

  不过,安踏体育并没有披露斐乐的具体收入及其他数据,仅披露了截至去年12月31日,斐乐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的门店数目共有1652家,该数据在2017年底为1086家。同时,安踏体育预计,FILA、FILA KIDS和FILA FUSION的平均增长率将超过30%。